<noframes id="xpnbx">

<address id="xpnbx"></address>

<address id="xpnbx"></address><address id="xpnbx"></address><noframes id="xpnbx"><form id="xpnbx"></form>

<em id="xpnbx"></em>

<span id="xpnbx"><span id="xpnbx"><track id="xpnbx"></track></span></span>
    <address id="xpnbx"></address>
    <noframes id="xpnbx">

      郵箱登錄: CSSC郵箱 CSIC郵箱
      黃旭華
      我國第一代攻擊型核潛艇和戰略導彈核潛艇總設計師
      黃旭華,1924年2月24日出生于廣東汕尾,1949年畢業于國立交通大學。中國工程院院士。我國船舶領域著名設計大師、核潛艇總體設計研究專家,中國第一代攻擊型核潛艇和戰略導彈核潛艇總設計師,為我國核潛艇的研制事業作出了開創性、奠基性貢獻。當選中國中央電視臺2013年度感動中國十大人物,先后獲2017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成就獎、第六屆全國道德模范敬業奉獻類獎項等榮譽,2019年“共和國勛章”獲得者。2020年1月10日,獲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精彩故事

      精彩故事01

      “騎驢找馬”設計出中國核潛艇

      核潛艇研制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艇型問題,實際上是走什么技術路線問題。美國為了研制核潛艇謹慎地走了三步,先把核動力裝在常規線型潛艇上,再建造水滴型常規動力潛艇,最后結合成核動力水滴線型試驗艇。蘇聯人跳的步數更多,五級、六級跳。中國的核潛艇研制,是分多步走,還是一步到位?當時存在較大爭論。“我們已經知道了核動力水滴型是可行的,這就像部隊行軍,已經有偵察兵探出一條準確道路,再沒有必要去走彎路。”黃旭華說。黃旭華堅持三步并作一步走,選擇了當時世界上最先進、也是難度最大的水滴線型艇體。就是這么一個思路的轉變,讓中國核潛艇的下水時間至少提前了10年。“當時,我們只搞過幾年蘇式仿制潛艇,核潛艇和潛艇有著根本區別,核潛艇什么模樣,大家都沒見過,對內部結構更是一無所知。”黃旭華回憶說。沒有條件,或者條件不具備,怎么辦?在國外嚴密的技術封鎖條件下,黃旭華和同事們大海撈針般從國外的新聞報道中搜羅有關核潛艇的只言片語,仔細甄別這些信息的真偽,拼湊出一個核潛艇的輪廓。“我們的辦法叫騎驢找馬。如果連驢也沒有,那就邁開雙腿也得上路,絕不等待。”黃旭華說。

      后來,有人從美國帶回來兩個“華盛頓號”核潛艇的兒童玩具模型,黃旭華他們如獲至寶。他們把玩具拆開、分解,興奮地發現,玩具里密密麻麻的設備與他們構思的核潛艇圖紙基本一樣,這就驗證了他們此前的探索。黃旭華通過大量的水池拖曳和風洞試驗,取得了豐富的試驗數據,為論證艇體方案的可行性奠定了堅實基礎。核潛艇技術復雜,配套系統和設備成千上萬。為了在艇內合理布置數以萬計的設備、儀表、附件,黃旭華不斷調整、修改、完善,讓艇內100多公里長的電纜、管道各就其位,為縮短建造工期打下堅實基礎。正是這種精神,激勵黃旭華團隊一步到位,將核動力和水滴艇體相結合,研制出我國水滴型核動力潛艇。

      精彩故事02

      用最“土”的辦法解決最高端的科技問題

      邊研究、邊實驗、邊設計、邊基建、邊生產,靠著簡陋的算盤和計算尺,靠著笨重的磅秤……通過大量的計算和試驗,黃旭華和同事們打破常規造船程序,最終將核潛艇的核動力裝置、水滴線型艦體、發射裝置等“七朵金花”一一摘下。1970年12月,我國第一艘攻擊型核潛艇順利下水。

      精彩故事03

      精彩故事06

      與父母家庭失聯30年的人

      1、“對國家的忠,就是對父母最大的孝”1958年夏天,時任上海船舶工業管理局產品設計一室潛艇科科長的黃旭華,接到前往北京出差的緊急任務。來到北京后,他才得知自己被選中參與核潛艇工程研制。領導告訴他:核潛艇研制是國家最高機密,要一輩子隱姓埋名,默默無聞,即使犯了錯誤,也只能留在單位打掃衛生。1957年元旦離開廣東老家時,母親叮囑他要常常回家看看。當時他滿口答應。誰也沒想到,再一次見到母親時,已經是1986年11月。一別就是30年。父親、二哥去世,黃旭華都沒能回家奔喪。老家人問他干什么,不能說;家里有大事,不能回。兄弟姐妹甚至是母親都難免心有郁結。他成了一位被家里的兄弟姐妹們埋怨“不要家、忘記父母的不孝兒子”。“并不是不想回去,是不想讓組織為難。”沒有回去探望病重的父親和二哥,成了黃旭華一生無法彌補的遺憾。1986年11月,黃旭華在離家30年后第一次回到老家。見到93歲的老母,依然不能說他是干什么的,老母親也不再問,知道問了也白問。他眼含淚花說:“人們常說忠孝不能雙全,我說對國家的忠,就是對父母最大的孝。”直到1987年,母親收到他寄來的一本《文匯月刊》,報告文學《赫赫而無名的人生》首次公開描寫了中國核潛艇總設計師的人生經歷,里面并沒有提“黃旭華”的名字,但有“黃總工程師”、“他的愛人李世英”等字眼,這讓母親堅信這個“黃總設計師”就是她的三兒子。那段時間,母親一遍遍地反復閱讀這篇文章,淚濕衣襟。她沒有想到被家里的兄弟姐妹們埋怨“不要家、忘記父母的不孝兒子”,原來在為國家做大事,她把兒孫們叫到一旁,只說了一句:“三哥(黃旭華)的事情,大家都要理解,都要諒解。”多年后,妹妹把這一場景向黃旭華敘述,他涕淚縱橫,泣不成聲。1988年南海深潛試驗,黃旭華順道探視老母,95歲的母親與兒子對視卻無語凝噎。30年后再相見,62歲的黃旭華,也已雙鬢染上白發。面對親人,面對事業,黃旭華隱姓埋名三十載,默默無聞,寂然無名。

      2017年
      2017年10月25日,榮獲2017年度何梁何利基金最高獎——“科學與技術成就獎”,2017年11月9日,獲得第六屆全國道德模范敬業奉獻類獎項。
      2019年
      2019年9月17日,根據主席令被授予“共和國勛章”。
      1978年
      黃旭華曾先后于1978年獲全國科學大會獎
      1985年
      1985年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導彈核潛艇研制獲
      1986年
      1986年,被授予船舶工業總公司勞動模范。
      1989年
      1989年,被授予全國先進工作者
      1996年
      1996年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
      2013年
      2013年,感動中國十大人物之一
      2017年
      2017年10月25日,榮獲2017年度何梁何利基金最高獎——“科學與技術成就獎”,2017年11月9日,獲得第六屆全國道德模范敬業奉獻類獎項。
      2019年
      2019年9月17日,根據主席令被授予“共和國勛章”。
      1978年
      黃旭華曾先后于1978年獲全國科學大會獎
      1985年
      1985年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導彈核潛艇研制獲
      国内女人喷潮完整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