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pnbx">

<address id="xpnbx"></address>

<address id="xpnbx"></address><address id="xpnbx"></address><noframes id="xpnbx"><form id="xpnbx"></form>

<em id="xpnbx"></em>

<span id="xpnbx"><span id="xpnbx"><track id="xpnbx"></track></span></span>
    <address id="xpnbx"></address>
    <noframes id="xpnbx">

      郵箱登錄: CSSC郵箱 CSIC郵箱
      潘鏡芙
      中國船舶集團公司第七零一研究所研究員
      潘鏡芙,男,中國船舶集團公司第七零一研究所研究員,曾任該所副所長兼副總工程師、驅逐艦總設計師。作為艦艇設計專家,成功主持設計了我國兩代四種型號導彈驅逐艦,在驅逐艦的總體設計、全武器綜合作戰系統和電磁兼容等高新技術領域完成大量開拓性工作。在第一代導彈驅逐艦設計中,首次將艦對艦導彈武器系統裝備水面艦艇,并為武器裝備按系統研制作了開創性工作。在主持設計第二代新型導彈驅逐艦設計中,采用系統工程思想,做到艦船綜合性能兼優,實現了作戰指揮自動化,縮短了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促進了我國造船、機電、電子等工業的發展。1995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精彩故事

      精彩故事01

      半路出家成就一生事業

      電機專業畢業的潘鏡芙常笑稱,搞導彈驅逐艦自己是半路出家。沒想到,這一干,就是一輩子。因為是造船行業里的“門外漢”,他不遺余力地刻苦學習,每天一早把干糧塞進口袋,一日三餐簡單對付,擠出時間學習。后來,為了盡快加深對艦船的認識,他主動申請到造船廠一線去工作。在科研上,潘鏡芙不是一個墨守成規的人,創新是他一貫倡導的科學態度。1962年,我國第一艘65型火炮護衛艦開始研制,當時全國上下所有船舶采用的還是直流電制,負責電氣設計的潘鏡芙首先提出要將直流電改為交流電制。“風險總是有的,創新總是要碰到一些問題,不是一帆風順的。”正是有這樣的預見和膽識,潘鏡芙在中國軍艦上第一次成功采用交流電制。此后,我國其他各型水面艦艇、民用船舶也都采用交流電制。

      1965年,潘鏡芙受命主持我國第一代導彈驅逐艦總體設計工作。這一次他將創新進行到底,首次在該型驅逐艦上安裝艦上導彈,將導彈、艦炮和反潛武器從單個裝備組成武器系統,大大提高命中率,拉開了中國海軍艦船系統工程設計的序幕。1971年底,我國第一艘國產導彈驅逐艦濟南艦完成試航交船。隨后,潘鏡芙作為總設計師,率領團隊攻克了遠洋航行中油水補給等難題,為我國海軍編隊成功設計了一艘指揮艦——“合肥號”導彈驅逐艦。1980年初,由6艘導彈驅逐艦組成的海軍護航編隊在編隊指揮艦“合肥號”的率領下勝利完成護航任務,結束了我國海軍只能在家門口轉一轉的歷史。

      精彩故事02

      用系統工程理念研制我國首艘導彈驅逐艦

      1966年,潘鏡芙以設計領導小組主要成員的身份,開始主持設計我國第一代導彈驅逐艦。在當時極其薄弱的科研家底和落后的工業基礎上設計建造這樣千噸級以上大型軍艦談何容易,從船體設計開始,重重困難便接踵而至。驅逐艦的導彈發射裝置大、設備多,艦體必須拉長。可是艦體拉長了以后,航速會不會下來呢?潘鏡芙經過反復試驗,選用當時最成熟的動力技術,給艦安裝了強有力的“心臟”。“經過蒸汽動力裝置的陸上實驗,這艘艦的航速達到了35節以上,國外評論說,在當時的驅逐艦里也算是不錯的了。”潘鏡芙說。有了強有力的“心臟”后,戰斗力如何形成,是橫在潘鏡芙面前的又一道“坎”。在導彈驅逐艦研制以前,我國軍用艦艇上的各種武器,不論機槍、艦炮、魚雷、水雷還是深水炸彈,都是單個裝艦、互不聯系,靠指揮員的口令來人工合成作戰系統,快速反應、綜合作戰能力都很差。這讓潘鏡芙傷透了腦筋。關鍵時刻,錢學森在確定驅逐艦導彈系統方案會議上的一次發言給了潘鏡芙很大的啟發:“軍艦是一個大系統,導彈只是艦上的一個分系統,把導彈系統裝到艦上,要把它安排好,使它發揮最大的作用。”

      潘鏡芙決心按照“系統工程”的理念,將全艦所有武器有機結合,形成系統。為了充分摸清國產設備研制情況,潘鏡芙帶著同事們跑遍了分散在全國各地的設計單位,“吃著窩窩頭,每人每月三兩油”,終于率先解決了艦載武器按系統裝備艦艇的技術問題,為指揮自動化、快速化向更高層次發展打下了基礎。1971年12月31日,中國第一艘國產導彈驅逐艦首制艦“濟南號”交船完工,人民海軍第一次擁有了具有遠洋作戰能力的水面艦艇。它的問世,實現了首次安裝艦上導彈,武器從單個裝備發展為武器系統,這標志著我國具備了自主研制導彈驅逐艦的能力,實現了海軍艦船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重大跨越,潘鏡芙被外國同行稱為“中國第一個全武器系統專家”。

      精彩故事03

      打造走向深藍的新型戰艦

      到上世紀80年代,世界各國爭相發展導彈驅逐艦。1983年,中國自行研制第二代導彈驅逐艦,由潘鏡芙擔任總設計師。從事了幾十年艦船事業的他深知,這個任務并不輕松。

      新型導彈驅逐艦在建造時曾有過一個深刻的教訓——所有設備沒有經過陸地上的調試就直接上艦安裝,結果在使用后發現了不少問題。“跟老型號相比,新型的上艦設備更為復雜,還有很多是新研制的。一旦上艦后出現問題,后果難以預料。”早在論證階段,潘鏡芙就提出在新型導彈驅逐艦研制過程中加入陸上聯調試驗環節。這個環節在中國過去的軍艦建造中是從來沒有的。

      1990年秋天,持續200多天的大規模陸上聯調試驗結束,潘鏡芙終于松了口氣,設備達到了上艦標準。海上世界,氣象萬千,任何一個小小的焊接瑕疵,就能導致船毀人亡的慘劇。新型導彈驅逐艦是要走向深藍的戰艦,鋼種必須要經得起嚴苛的考驗。為此,潘鏡芙決定采用新鋼種。然而誰也沒料到,新鋼種在試焊時總有開裂現象。

      有人建議,保險起見,不要采用新鋼種。可潘鏡芙卻一再堅持,“我們要想辦法把問題解決”,“復雜的工程項目設計中,要把自主創新能力的提高放到更為重要的位置”。兩年多的夜以繼日,新鋼種的技術難關終于攻克。

      經過多年努力,由潘鏡芙主持設計的中國新一代導彈驅逐艦哈爾濱艦和青島艦分別于1994年和1996年交付中國海軍使用。“我有3個孩子,兒子伏波,女兒麗達,軍艦就是我的老幺。”看著親手設計的一艘艘艦艇駛向深藍,是潘鏡芙最驕傲的事。

      精彩故事04

      為我國第一艘航母鼓與呼

      半個世紀的艦艇研制生涯里,潘鏡芙與戰艦緊緊地聯系在一起。他充分理解驅逐艦的所有長處,也深刻感受到中國海軍要想具備與世界大國相匹配的地位,航母是不可逾越的主題。他曾一再提出中國海軍需要更大的艦船,才能與驅逐艦群形成強有力的海軍編隊。瓦良格航母的獲得,使他的深刻思考有了實現的可能。

      2002年12月,潘鏡芙向時任黨和國家領導人匯報了親自考察過的瓦良格航母的情況,并獲得支持。“這艘艦的飛行甲板鋼板還很好,主蒸汽輪機和鍋爐經調試也可以使用,如能夠加裝上國內自行研制的艦載機、阻攔裝置、電力系統、武器和電子系統,就是一艘真正的航空母艦。”潘鏡芙直言,“在遠海大洋中,沒有航母作為制空力量是不行的。”中央根據科研和實地考察情況,迅速決策,將瓦良格航母改裝成中國第一艘航空母艦。命運多舛的瓦良格航母在中國如鳳凰般涅槃重生,潘鏡芙的夙愿終于得償。如今,88歲高齡的潘鏡芙雖已無法再登上艦艇,但他依然沒有停止工作和學習。“我還沒有退休。”潘鏡芙說。他始終期待著我國新型戰艦能被不斷設計出來,期盼著我國海軍艦隊能在他的有生之年實現新的跨越式發展。

      国内女人喷潮完整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草网